[渣翻](Izzy/Axl) Last years of madness

在啃肉的时候发现这篇实在是太对我胃口,于是就试着翻翻看,不过英文水平太烂,很多我都是靠感觉去翻的,如果你觉得哪里不通顺的话,肯定是我的问题…

PS这里的Axl好可爱又哭又哀求神马的

简直就跟14 years里的歌词一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经过这么多年后,我阅读了Duff的自传,书中他提到,我在乐团几乎分崩离析的那段时间里,看起来就跟行尸走肉没两样,像是一台爆胎了或出了什么问题的脚踏车,我知道他是对的,在“运用你的幻觉”巡回演唱会的那段时间里,我的心情非常低沉,而且我很肯定的知道,我再也忍受不了这些狗屎一样的事了。

而后来,有一件事发生了,那使我终于下定决心要离开,并且该死的永远不会再回来,这一切都始于在圣路易市的那场演唱会,这是一个导火线,Axl在表演途中跳下去打人,那会儿,我简直恨死Axl那小混蛋了,这些年来,我已经被Axl脱轨的种种行为搞的极其不开心,到了最后,连杀了他的念头都有了,我不在乎法院对他的判决是有罪还无罪,但在我心中,他打了人,并且造成了混乱,而有人可能会因此而丧命。

这一切都不值得,所有事都他妈的不值得,我再也忍受不了,我们总是迟开演唱会,还有那些因此而被恼怒的观众们,尽管Axl说他们有权利为此而生气,但来看我们的观众几乎都是年轻人,他们非常年轻,通常只有20几岁,而他们并没有足够的钱买票,所以很可能他们全靠省吃俭用才能凑到所有的钱,只为了来看我们一眼,但当他们终于抵达演唱会时,Axl却总是迟到,甚至有时根本没出现,这一切简直一团糟。

所以我离开了,而这决定让我如释重负,我回到了印第安纳州,为了放松并且找点乐子,在那里,一切都重新变得有趣,印第安纳州是我的家乡,它让我再度拥有了归属感,尽管我已经在洛杉矶待了很长很长的时间。在那里,我可以玩玩四轮泥地越野车,或者是用滑板到处逛,不过甚过你能想像的,我其实经常得忍受Axl频繁的来电,在一开始,他看起来就像是不相信我已经离开了,他拒绝相信。

「Izzy…」他破碎、低沉,带着恳求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。

坦白说,我并不是毫不妥协的,他们可以知道我是在我父母家还是在旅馆里,我知道,其实事情还是有转圜的馀地,我其实还愚蠢的认为他们可能会再次需要我,需要我回到那个庞大又永无止尽的演唱会中,我将会帮助他们,如果他们真的有麻烦,他们能联络上我,这也是为什么我会继续拿着话筒,继续忍受着Axl的哀求。

「Yeah,」我用死板的语调回应了他,我看向窗外的天空以及有些干裂的土地,我想要到外面去,做什么都行,就是不要在这里继续听着Axl破碎的声音。

「Izzy,你得回来…拜讬…我求你…我发誓我会改掉我的破脾气,我发誓我再也不会迟到…」

「不,Axl,不是这样的…听着,我不会回去了。」我叹了口气,不想在对他解释一遍了,我会帮他们,但绝不是回去,从电话里,我可以听见他哽咽的声音,并且我清楚的知道他这次不会生气,毕竟,那东西已经该死的摧毁了很多事了。

「Izzy,拜讬…我很抱歉,好吗?我知道我错了…」他只是不断的哀求,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,这使我想起,我曾经看过Axl这么脆弱的模样,当我们还小时,他继父常常会殴打他,而他会带着满身的瘀青来找我,因为他的哀求从来都不管用,而这次,也不再管用了。

「Axl,我也很抱歉…但,我已经决定了,一切已经结束了。」然后我挂掉电话,并且离开房子到外面去,我试着找点乐子,试着逃离开那最后四年,最后的疯狂时光。


评论(2)
热度(40)
© 浮游君|Powered by LOFTER